Skip to content
Words Without Borders is one of the inaugural Whiting Literary Magazine Prize winners!
from the August 2018 issue

大世界娛樂場

歌隊:他叫阿Ken。他來自東南亞,馬來西亞,柔佛州,麻坡。他一年前來到澳門工作……

-佢一年前來到澳門做野,疊馬仔,攞船飛,揸車接送,攞房,陪客玩,24小時on call……

-全日貼身,令人放心。

歌隊:Ken的女友叫Sara,澳門人,土生土長

-讀緊酒店管理。大一開始就加入賭場禮賓大使嘅行列。

-promoter.

-即係企喺關閘同碼頭既發財車女仔。

-bet, call, hit, double, split.

-廣告時間,Ken同Sara既澳門愛情故事。

 

5.澳門愛情故事1

 

兩人一邊進行工作,一邊遠距離對話。

 

Sara:Ken啊,其實馬來西亞也有賭場啊,你怎麼不去雲頂做?

Ken:雲頂很悶的,我去雲頂做,我就遇不到你啦。

Sara:嗯,好衰架。

 

Sara:Ken啊,新加坡現在也開賭場啦,你不是告訴我你們住南部的都會跑去新加坡工作嗎?

Ken:新加坡很悶的,我去新加坡做,我就遇不到你啦。

Sara:嗯,好衰架。

 

歌隊:他們的對話洋溢著一份小確幸。

-小確幸?

-一份微小但確卻的幸福,村上春樹說:

-做人如果冇夢想,同條鹹魚有咩分別。

-那是周星馳說的。

-喔。

-如果沒有這種小確幸,人生只不過像乾巴巴的沙漠而已。

 

Ken:你看看。

Sara:嘩,Lo喎,好型呀!

Ken:我剛剛還清學貸,就買了隻Lo來爽一下。我叻唔叻仔?

Sara:叻到爆啦,咁我呢--

Ken:我跟你說,下一步,我就存錢環遊世界。

Sara:嘩,那也是我的夢想,我不想留在澳門,我要到處去走走。

Ken:好。等我們賺夠了,我們一起走。

Sara:我們要坐熱氣球環遊世界!

Ken:好啊!有錢的話,坐甚麼都可以!

Sara:那我要坐馬車!

Ken:好啊!弄個南瓜車給你爽不爽。

Sara:冧到爆,幸福到死。

Ken:這個世界是我們的娛樂場。

 

-Ken和Sara兩個人正在綠洲。

-為了找出個人生活中的小確幸,還是需要或多或少有類似自我節制的東西

-自我節制?

-也是村上春樹講嘅。

-明左。比如話畀杯水你,你唔覺得有幾巴閉,但係到你跑到索曬氣就來死,再畀杯水你呢

-嘩,好幸福啊。

-明白,為了得到,必須付出。有代價,才會珍惜。

-明白,為了明天的幸福,你得承受今天的痛苦。

-明白,自我節制,一個字……

-忍。

 

數名客戶叫Ken過來。

 

歌隊:Ken仔,阿Ken,Ken哥哥……

Ken:我知我知,口渴,奶茶、咖啡、礦泉水?我幫您叫,姐姐!

-我知我知,您肚子餓,中式西式?三明治?乾炒牛河?我幫您叫,姐姐!

-我知我知,我幫您處理好,您專心玩,贏多點啊。

-我知我知,酒店已經訂好,一切安排好,放心,不會是北妹,韓國妹,Gwiyomi。

-我知我知,啊,大姨媽到……沒問題沒問題,我幫您買,馬上去馬上回。

 

Sara:怎麼一直不聽我電話?

Ken:忙啊。

Sara:喔。你不開心。

Ken:沒有呀。

Sara:我剛剛看到一個新聞,有個女人……跳樓……在舊國際酒店……

Ken:喔。

Sara:明明關了很久,她怎麼上去的?

Ken:兩條腿走上去啊。

Sara:不是啊,你不覺得很怪嗎?

Ken:所以她是被吊上去然後再跳下來?

Sara:不是啊,這間酒店已經圍了板,她怎麼有可能上到天台?

Ken:所以你的重點是?

Sara:聽說這間酒店以前也常常有人跳樓……

Ken:你想說鬧鬼是吧。

Sara:你不覺得很恐怖嗎?

Ken:每天都有人死,跳樓死,跳海死,要不然上吊死,吞藥死,割脈死,死多一個死少一個這世界也沒什麼差別,剛才這裡有個客人輸光了,就哭著要去死,還好,幾個「實Q」把他拉了出去,大家只是亂一下,就像甚麼事也沒有發生,繼續賭。(頓)我跟你講,來賭場的人只想要贏,醒過來的時候,才發現他們輸不起。這裡要的是錢,沒錢的就跟垃圾一樣請出去。臭雞掰,還好,我不賭。(頓)她是澳門人?

Sara:不是。

Ken:我同鄉?

Sara:不是。台灣人,現場沒有遺書。

Ken:喔。

 

沉默。

 

Sara:Ken,你不覺得澳門這麼小,我們明明在一起,卻好像在遠距離戀愛一樣。

Ken:大家都是這樣,不是嗎?

Sara:今晚我想去你那。

Ken:不要啦,房東不喜歡我帶人回家。你不是還要去另一家做promoter?

Sara:嗯,早知道不要同時接兩家,企咁耐好攰架麻!又要拿牌子又要笑,我同學啊都去馬場做投注員,一個禮拜做三晚,又有冷氣嘆,不知幾爽。

Ken:親愛的,可是她賺的沒有你多。

Sara:咁又係。

 

沉默。

 

Sara:澳門好Q悶啊。

Ken:我知我知,我們不是說過嗎,多做幾年,存多點錢,澳門這麼好賺,我們當然要乘年輕加碼,賺多點,而且你也還沒畢業。

Sara:我畢業後就做全職,就跑不了啦。

Ken:那就不要做這份工作。

Sara:不行啊,這份工作人工高,很多人排隊搶著做。

Ken:那做正職前我們去玩。

Sara:去哪玩?

Ken:有錢的話,去哪都可以。

Sara:我不想去馬來西亞。

Ken:馬來西亞好Q悶啊。

Sara:我想去歐洲。

Ken:好啊,歐洲現在破產,他們比我們還窮,我們賺夠了去那邊住。

Sara:好啊,我想去音樂之都,我想住波蘭很久了。

Ken:親愛的,音樂之都是威尼斯。

Sara:咄,我們有錢,我們想叫波蘭是音樂之都,波蘭就是音樂之都。

Ken:好啊,我們就去波蘭住。

Sara:好啊,冧死,我要學音樂……

Ken:我要學畫畫……

Sara:我們會結婚……

Ken:我們會同居……

Sara:我們會生幾個小bb……

Ken:我們會過快樂的二人世界……

Sara:我們會很幸福……

Ken:我們會很幸福……

 

歌隊:

- Sara相信生活中的小確幸是很重要。

- Sara知道Ken賺夠錢後就會走,佢地會分手,然後唔會再聯絡。

- Sara明白,有啲野唔使講得咁白。

-廣告時間,發達秘笈。

Read more from the August 2018 issue
Like what you read? Help WWB bring you the best new writing from around the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