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Words Without Borders is one of the inaugural Whiting Literary Magazine Prize winners!
from the August 2018 issue

愛都的羅賓遜太太

他的肉身

在馬廄中誕生

他的童貞

跟著夏天消失

 

化作章魚或孔雀

而他心為聖徒

卸下繁文縟節的包袱

開始

世界

漫無章法的傳道

 

啟蒙的烈酒和汗水互相勾兌

深淺不一的世界沒有浮標

沒有救生員也沒有動線

他赤裸了他的赤裸

慵懶了他的慵懶

泡在青春成為徹底的酒鬼

勃起之後還是勃起

橫5.7米

高13.6米

「前方荷爾蒙土石流請注意」

引誘是盛行的國際主義

 

瘀青的花朵開在牆角

吻別來得太快了詩都來不及分行

只能互相抹上新的批盪

說不定二十年後可以重新在一起

讓滴水的靈魂晾乾

他也曾想過一了百了

從此繞道不見

不再期盼晨曦

像逆流產卵的鮭魚力竭而死

 

多年後他帶著女兒

到新花園泳池鍛煉

泡在歲月中看破落的愛都

想起曾在每扇嶄新的窗前

製造短命的愛栩栩如生

穩步

進入

殘酷的成人門檻

看雅各與天使摔跤

技藝漸趨純熟,以至放虎歸山,日月為鑑……

 

曾經活得過份響亮,像銅管樂

為此他加上弱音器

為回憶打上馬賽克

每個裸女疊加上羅賓遜太太

疊加上鯨魚、緞帶、飛鳥、船桅

酒杯、樹葉

和羞恥的

鐮刀

他渴求快樂的圍堵

像忽略情節中最大的漏洞

只求化成1和自身外無法被其他自然數整除的質數

 

泡在沉寂中看破落的愛都

靜止變成一件美好的事

如同目擊歲月的歹徒劫走一批珍寶

死亡的起重機準備就緒

讓新人取代舊人

讓新樓重整舊區

為答謝熱愛消逝的所謂大多數

設下

馴服

危險

無法還原

致命又短視的風水

 

 

愛都的羅賓遜太太親愛的羅賓遜太太

他還留在十七歲他還活在異托邦裡

拼命採摘覆盆子

和鬱金香

路過廣場我看到每個渾圓裸女構造相同

我跟著他私奔了我只能努力活得和你不相像

 

路過愛都就能看到褻瀆的邀請

看到愛一座城巿的無能為力

看到活著

就是對徬徨的無盡汲取

看到他看著我

就像

看著千百個過路的陌生裸女

在愛河中永恆地竹籃打水

Read more from the August 2018 issue
Like what you read? Help WWB bring you the best new writing from around the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