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Join us for a screening of The Miracle of the Little Prince at Film Forum, followed by a Q&A with filmmaker Marjoleine Boonstra. Wednesday, August 28 at 8:10PM | 209 W Houston St, New York, NY. Tickets on sale now.
from the August 2019 issue

1,维摩诘

或许,情诗(组诗)

 

 

1,维摩诘 

 

我们同时陷入了五月

槐花味,菩提香,落在

一条语言的藤蔓上

我看似的轻飘和散漫,都不曾掩盖住

初遇你时,内心掠过的颤。缠。馋……

 

避开窗外的暴雨和霉烂

我们的深谈

环绕着本真,禅坐,内视与根性

两股清泉,汇入深潭……

我不敢用俗眼去观你

更不敢用俗世的心,测量你现身的真意

我像在伺候一座寺庙,呵迎一场加持

而我的腰身,摇摆不定,它滴落

闪烁的蜜语,似试探,似遗漏

又被即兴的玩笑所冲淡

 

经久不见的沉香和没药味儿

晕厥着我的五月和下滑的身姿

它们来自你的面容和口吻?还是来自

我,在声闻相之间,刻意的迷幻?

停止经年的渴望和等待

醒来,朝你倾斜一尺,又一点

而一种不明其因的业力

把我弹回原地。使渴望更为渴望,等待更为等待

 

就在这场相遇里,我知道了

维摩诘:你为我,为众生生病的原因


 

3,燃灯人

 

刨开闪电,煤渣和事物的假相

你径直抵达,我的内心

事物的根部——燃灯人

 

我依然把自己深埋在尘土里

浑身的根须,感知你的存在,却忽略你已到来

文字波液(般若)里,你为我授记——

“你将会……你将是……你。”

 

泯灭掉低低的欢悦,侧过身躯

进入我日复一日的厨房,摘除,清洗

芹菜,茴香,苦菊……上的滥叶与污迹

调御出的佳肴,供奉在暂时无人的餐桌上……

 

是的,我无法追随你而去——燃灯人

 

我是如此依赖自己的手指,它

保质着我的低声线,和对你欲说欲深的爱慕——

仅你的殊胜之相和“高大”,就足以让我

在这个尘世:徒然,卑微地劳作下去。


7,阿弥陀

 

你说:看哪,连鸟儿都在说法

 

我低着头长跑,在地表60°以上的夏天

从媒体村到奥运公园

在一条条看似的大道上

我知道我正在面临,历史上超负荷的

热浪,灾难,精神的畸变

我听到鸟儿的叫声

但我没听懂它的说法

我看到了“素心兰”

它的出现,是警醒,是为多灾难的今天

提供异样的路径?

 

我的耳边掠过风声,掠过十字路口的歌声

“我挣扎着,挣扎着向你靠近

而我眼前横躺着,无尽的距离……”

阿弥陀,你是否已为我敞开,我无须过问和看见

我须得低头无畏的长跑

跑过熟悉我的事物,跑过陌生我的人群

跑过掌纹上的交叉线,所有的标识,杂念

我蓦然入定——你光焰灿灿

长跑线上,你一直与我如影随形

 

阿弥陀,你手执我手,去往

热浪,灾难,精神畸变……的中心

你说:看哪,连鸟儿都在说法——

和光同尘,和光同尘

Read more from the August 2019 issue
Like what you read? Help WWB bring you the best new writing from around the world.